中司网

热门关键词:  司培元  济南   5 0 4   3 4  司培
城市: 北京天津河北山西辽宁吉林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海南重庆 更多

往流淮水 | 周殿传:边城

来源:原创 作者: 周殿传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6-14
摘要:我想走淮河缘于我不安分的心态,自小生在淮河边,如今仍住淮河岸。淮河是我的根、是我的缘,淮河水养育了我以及我的先辈和子孙。“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是我自小稔熟的歌谣,淮河就是我的魂。

                                                            往流淮水 | 周殿传:边城

 周殿传  首发于、转载自《往流淮水》微信公众平台

往流淮水是“往流作家群”的微信公众号。往流镇位于河南省固始县淮河之滨,先后有五人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有更多的省市作协会员和一批热爱文学的写作者。自2012年以来,先后出版了《淮河流水长》《淮水情长》《淮水谣》《淮水·2014》《淮水·2015》《淮水·2016》《淮水·2017》《淮水·2018》等选集。

 

边 城

 

文 | 周殿传

 

    “由四川过湖南去,靠东有一条官路。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名叫茶峒的小山城时,有一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只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边城》)

 

      这“一个女孩子”就是翠翠。她生活在湘西的大山深处;她生活在《边城》里;她生活在沈从文的文字中;她生活在许许多多沈从文粉丝的心目中;她生活在所有去湘西寻梦人的心坎上。于是,寻找翠翠差不多成了每一位去湘西游客心照不宣的秘密。

 

      其实,人们都知道翠翠并不是一个生活中的人物,她只是生活在文字里,在文字里美丽,在文字里娇艳,在文字里被爱、被牵挂。在文字里带着她的小黄狗,与爷爷相依为命,然后同样是在文字里,爱她的人一个个或生离或死别,留下她一个人孤独地、迷茫地生活,等待没有答案的明天。

 

      也许沈从文的离去人们或可以接受,但就没有人愿意相信在这个世界上会没有翠翠的存在。翠翠是“在风日里长养着,故把皮肤变得黑黑的,触目为青山绿水,故眸子清明如水晶。自然既长养她且教育她,故天真活泼,处处俨然如一只小兽物。人又那么乖,如山头黄麂一样,从不想到残忍事情,从不发愁,从不动气。平时在渡船上遇陌生人对她有所注意时,便把光光的眼睛瞅着那陌生人,作成随时皆可举步逃入深山的神气,但明白了面前的人无心机后,就又从从容容的来完成任务了。”(《边城》)翠翠成为大众的女儿、妹妹、情人!沈从文让我们超越了文字的阅读,于是寻找翠翠,就成为了湘西之行魂牵梦绕的话题。

 

       茶峒位于湘、黔、渝、三省(市)交界处,始建于嘉庆八年(1803 年),有“一脚踏三省”之称,属湘西的四大名镇之一(现在,因为沈从文的《边城》,改叫边城镇了)。从前,山城雄峙,城垣逶迤,河水悠悠。青石道整洁风雅,吊脚楼古色古香,白塔耸立,古渡摆舟,如诗如画。诗云:“边城胜景令人醉,疑是身在画中游”。如今,城垣、白塔虽毁,但古风依存,许多慕名而来的文人骚客们,正在努力寻觅白塔、石碾和船夫的坟,踏青石古道,登水边吊脚楼听月光下飘来的渔歌,回味那美丽动人的故事。

 

      茶峒河是酉水的一条支流,河水明澈如镜。《边城》中描写的那个渡口还在,不过尖头的渡船变成方头的了。还是“拉拉渡”,不用篙或桨,不过牵连两岸的篾缆换成脚拇趾粗的钢索了。摆渡的还是个老人,只是不见翠翠和黄狗,也许是有的,一时半会儿不知跑到哪儿玩耍去了。

 

   “边边场”是湘西人的节日,更是茶峒人的传统节日。每缝农历二、八赶集,早上八、九点钟,三省边界的各族人民便三五成群,向茶峒汇集。无论男女老少,一律节日出门做客似的,经过梳洗打扮,特别是青年女子和小伙,全部盛装,女孩头上及胸前的银饰与小伙子耳上的大耳环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当然,也有不少穿牛仔裤,脚蹬“松糕鞋”的新潮少男少女。中午时分,集市进入高潮。这时候广场上人头攒动,摩肩接踵。集市上除了百货、土产摊档各色货物斑驳杂陈之外,有拔牙的游医,占卦的相士,照相的,补锅的,阄鸡的,甚至还有最古老的染布缸。也有个别赤膊短裤的壮汉,肩扛长管火铳,高挑几只羽毛斑斓的野鸡,昂昂然在人丛中穿行。最热闹的地方莫过于熟食摊档,柴火灶烟火四燎,大汤锅沸腾翻滚。男女老少围拢周边,手捧大碗满头大汗吃辣椒米粉。茶峒的“边边场”是很吸引人的,它保留了古朴、浓郁的民族风情。

 

       沈老从文先生是这样描述边城茶峒的秀丽景色的:小溪流下去,绕山且流,约三里便汇入茶峒大河,人若过溪越小山走去,只一里路就到了茶峒边城。溪流如弓背,山路如弓弦,故远近有了小小差异。小溪宽约二十丈,河床是大片石头作成。静静的河水即或深到一篙不能落底,却依然清澈透明,河中游鱼来去都可以计数……

 

       近水人家多在桃杏花里,春天时只须注意,凡有桃花处必有人家,凡有人家处必有酒香。夏天则晒晾在日光下耀眼的紫花布衣裤,可以作为人家所在的旗帜。秋冬来时,人家房屋在悬崖上的、滨水的,无不朗然人目。黄泥的墙,乌黑的瓦,位置却永远那么妥贴,且与四周环境极其调和,使人留下深深的印象,实在非常愉快。 

 

      边城茶峒现在依然有保存完好的古镇城墙,刘、邓大军进军大西南宿营指挥所,清政府在边城设置的协台及练兵校场,古朴典雅的国立茶师等等。另外,还有“龙凤呈详”、“酉水回澜”、“水帘百尺”、“银泉涌翠”、“仙人石室”、“龟蛇献瑞”、“虹桥月影”、“石炉飘烟”等八大景观,美不胜收。

 

      看过美景思美人。现在,翠翠还在吗?导游李彩铃开玩笑说:年轻的“翠翠”打工去了。“天保”、“傩送”、“船总”都打工去了,剩下的,只有“老船夫”们和阿婆们,守着土地和房子,继续着、温暖着一个亘古不变的梦。同行的一位哥们,更把玩笑开的过大,他认为翠翠正在某个城市里坐台。也许真的是玩笑,也许是故意,至少,我对他非常的反感,或者说厌恶!一个人,可以有无限的金钱,但是他起码还应该有一点自尊自重。藐视翠翠,无疑是对上对下,或者是对自己、对传统、对民族的不尊重。不信,你把眼神挪向身边的阿婆,你会发现,在这里,岁月洗去的只是铅华,美丽的翠翠依旧明丽如昔、动人如昔,只是需要你用心去品鉴! 

 

    在溪边、在渡口、在街上、在饭店、在宾馆、在超市、在山脚、在边边场,或者在湘西的每一个景点,我一直认为身边走过的那些妙龄女子都应该是翠翠,可惜她们都未必是! 

 

      坐在茶峒河的游船上,同行的哥们冲岸边洗衣的阿妹喊——翠翠。她们没有回应,只是笑笑,算是礼貌。我知道,她们只有这样。面对浮华的世界,一切该有的就必须有,一切不该有的也还会有,来到家门口的就是朋友。尊重朋友,尊重客人,不用父母教,她们心知肚明。

 

    其实,要我说,翠翠无需寻找,她就生活在我们身边!

 

    翠翠,我们回家哦!

 

简  介

周殿传,河南省固始县往流镇人。农民,园艺师,中国报协集报分会理事,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三星级“中国集报之家”,收藏报纸两万余种,发表作品三百余篇。已出版散文集《愚园漫步》《走淮河》。


司庆友 13608926283 司小阳 13895124699 地址: 天津自贸试验区(中心商务区)迎宾大道1988号浙商大厦1~1801 邮箱: zhongsidunmu@sina.com 邮编:300450

Copyright © 2018-2019 中司敦睦文化传播(天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 津ICP备18002767号  技术支持:北京龙域网络

官方微信

    中司敦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