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司网

热门关键词:  济南  司培元   5 0 4   3 4  司庆友
城市: 北京天津河北山西辽宁吉林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海南重庆 更多

周殿传:我想走淮河

来源:原创 作者:周殿传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6-14
摘要:我想走淮河缘于我不安分的心态,自小生在淮河边,如今仍住淮河岸。淮河是我的根、是我的缘,淮河水养育了我以及我的先辈和子孙。“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是我自小稔熟的歌谣,淮河就是我的魂。

                                                                   我想走淮河
                                                                                                           周殿传

 

   (淮河流域全图)

 

     我想走淮河,这个想法萌生已久。既不是痴人说梦,更不是心血来潮。我最早把这个消息透露出来,曾先是我的家人:妻子和子女。他们都很支持,可惜当时我囊中羞涩没资金;第二次是与固始电视台两位陈姓记者谈心,他们颇感兴趣,许诺出发时录专题节目为我壮行;第三次是与青年作家丁威交流在去县城的出租车里,我的想法对他颇有些煽动性,他愿与我同行。但至今未成行,早些年是因为没有钱,而现在缺乏的却是时间。年轻时听过一首歌《我想去桂林》,当时不完全理解。现在明白了,一个人的愿望,往往还会有千头万绪的不给力。想与做,两码事!

 


 一
 

 

      我想走淮河缘于我不安分的心态,自小生在淮河边,如今仍住淮河岸。淮河是我的根、是我的缘,淮河水养育了我以及我的先辈和子孙。“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是我自小稔熟的歌谣,淮河就是我的魂。

 

       我想走淮河,是有思想准备的。这几年,我的案头始终不离陈广忠的《淮河传》,陈桥驿的《淮河流域》,胡阿祥、张文华的《淮河》,戴厚英的《流泪的淮河》,陈桂棣的《淮河的警告》,偶正涛的《暗访淮河》,以及张守志的《中国王家坝》等与淮河相关的著作,并深深的铭记在我的脑海中。淮河水利网、河南水利网、湖北水利网、安徽水利网、江苏水利网、山东水利网也成为我经常光顾的网站。差不多,我成了一位不搞水利的水利工作者,不参与淮河治理的业余淮河守望者,淮河安澜,我安心;淮河有患,我难眠。

 

      淮河是一条神奇的大河,自有文字记载以来,淮河便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这里既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出生地,也是新中国开国总理周恩来的故乡。既有名医华佗、哲学家教育家孔子、老子、庄子、管子等,还有如花似玉、倾国倾城的绝代佳人虞姬、息夫人。更有叱咤风云的曹操、项羽、刘邦、陈胜、吴广,以及数以百计的共和国将军.....。淮河人杰地灵。淮河千古流唱。

 



 

                                

(淮河源头桐柏山风光)

 

     走淮河,我就从源头走起。我会到桐柏山上的老鸭叉去看看三千年前的夜空下,那轮蛮荒的月亮是如何照亮一条掩映在芦苇与野草中的小河静静流淌,河边一种叫“淮”的短尾鸟因何停止了白日的聒噪,令山野沉寂。我还会到皇帝老儿题写的“灵犊安澜”碑前,停一下脚步。告诉他,他的墨宝是如何被河南大学的男生一泡尿冲刷出,才走出肮脏之地,被光鲜地擎起。但愿老家伙莫生气,千万别生气!

 

      我还想到“花果山” 、“水帘洞”去溜溜,感受一下姓吴老头当年的心境。老吴你也太有才了,在邻县做了两年小芝麻官,咋就编出《西游记》这部美妙的东西。嘘,告诉你,现在有人把你笔下的场景地炒作到连云港去了,孰真孰假,你心知肚明。相信你日死不会生气!不过再看看桐柏山上的花,淮河源头的树,挖的挖了!锯的锯了!你恼就恼吧,骂就骂吧,骂死那帮不负责任,财迷心窍的驴日的们!

 

 

 

      十几年前,我去桐柏县,有一个叫刘佳勤的副县长送我一本他自己创作的摄影集《淮源风光》。那才叫美。可惜现在如果想还原当初美景,怕只有靠三维技术了!

呸,奶奶的!

 



 

 

      信阳是我家,千里淮河在信阳境内大约有363.5公里,在我的生养地固始有  59  公里。也就是在往流这个小地方,淮河一使性子,不屌我们了,一头扎进安徽去,或许它内心有歉疚,跑到三河尖才又扭扭捏捏地离去。

 

      上中学时听老师们讲:我国的地理学家把长江与淮河之间的秦岭、淮河看作是我国东部地区的一条南北方分界线。具体地说,这条分界线沿秦岭、伏牛山呈东西走向,到方城县折向东南,经板桥往东进入安徽,然后大致沿淮河干流,至江苏的苏北灌溉总渠延伸入海。这条线的南北两侧,无论气候、水文、土壤、植被以及农业生产,人民习俗等方面都有明显的差异。难怪家乡人都把淮河北边的人称为“北胯子”,那边的人也把淮河南面的人称为“南蛮子”。

 

      2600多年以前,有个叫孙叔敖的家伙,一头硬,顺着淮河南岸修了一个“期思陂”的水利工程,至今仍可发挥巨大作用,在中国水利史上仍可占据一席之地。后来,又有一个叫吴其濬的男人,被淮河洪水淹急了,溯流而上,经多番考察写了一部《治淮上游论》,当时好像人缘或者影响力不咋地,没有多少人愿意随其声而附其和,工程实施地不是很到位,此方案便成了一纸空谈。

 

      淮河南岸本是米粮仓。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人为地一折腾,活生生地饿死了一百多万人,连淮河都跟着流泪。嗨,不提了!

 



 

 

      建国后,王家坝名气可大了。其实王家坝是灾难的代名词。中央台“新闻联播”只要一提王家坝,甭管了,淮河讯情一定很危急。王家坝闸位于千里淮河上游和中游的结合部,,是淮河上唯一由国家防总统一调配的大闸,足见其在整个淮河流域防洪中的重要性。通过王家坝闸,可以有效地削减淮河中游的压力。它是淮河防汛的晴雨表、淮河灾情的风向标。建闸至今已在十二个年份里十五次开闸蓄洪。假如撇开蓄洪时会淹没万顷良田,蒙洼蓄洪区会遭受洪灾的话。其开闸时巨浪翻滚,势如万马奔腾,十里之外亦可听其震天雷声,其场面惊心动魄、蔚为壮观,令人流连往返。每次开闸都会成为国人关注的焦点。最近一次是在2003年,先后有国内外近200家媒体云集王家坝采访。历届党和国家领导人中,鲜有不亲临王家坝实地视察的。

 

 

(洪水中的王家坝)

 

       2011年6有15日,由著名导演张冀平执导,盛心钰编剧,任天野、袁志博、李心敏等主演的电影《王家坝》正式在王家坝开机。影片以王家坝地区的百姓生活为原型,以当地的文化、民俗、人文情怀为基础,通过一系列情节设置、矛盾冲突,展示淮河文化的深刻内涵,弘扬博大的王家坝精神。

 

       淮河,不是贫穷和粗犷的象征。在阜阳,颖州西湖、颖上八里河是淮河的杰作;阜南商埠地里城,虽然当年的繁华己经远去,昔日的芳姿荡然无存,但商贾云集、歌舞升平的历史却永远都不会逝去。

 



 

                                                  

 

       走淮河,必须要到正阳关和安丰塘。

 

      正阳关,属六安市寿县,系中华名关之一,古称颍尾、阳石、阳市、阳石城等。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镇。早在东周时期已初具雏形,《左传》有“楚子狩于州来,次于颍尾”的记载,以此推算,正阳关已有2500多年历史。

 

      正阳关位于淮河南岸,地理位置优越,得水运之利,擅舟楫之便,商贾云集,自古就是淮河中游重要的货物集散地。共扼守淮、颍、淠三水咽喉,有“七十二水通正阳”之说。文化底蕴深厚,旅游资源丰富。正阳八景:苍沟舟市、秀涧离筵、刘备古城、董生遗址、边洲渔会、淮水帆飞、西城春柳、南湖晴光,享誉淮河两岸。历史古迹颇多,有建于唐贞观年间的玄帝庙、有铸于明正德年间的玄天大帝等五尊铜像、有建于清同治五年的三座古城门、有1929年设立的中央交通站正阳分站、有红二十五军部旧址、还有群众喜闻乐见的抬阁、肘阁、穿心阁、龙灯、狮子灯、花鼓灯等各种民间艺术。

 

         等到了正阳关,我还会去观澜亭,拜读那副著名的长联:

     “世虑顿消除,到绝胜地,心旷神怡,说什么名,说什么利,说什么文章声价,放开眼界,赏不尽溪边明月,槛外清风,院里疏钟,堤前斜照。

        湖光凭管领,当极乐时,狂歌烂醉,这便是福,这便是慧,这便是山水姻缘,涤尽胸襟,赢得些萧寺鸣蝉,遥天返棹,平沙落雁,远甫惊鸿。”

 

         这幅长达102字的楹联更像是一篇微型写景状物、抒情的散文诗。

 

 

 

 

    安丰塘位于寿县县城南30公里处戈家店,是中国古代著名的四大水利工程(安丰塘、漳河渠、都江堰、郑国渠)之一,被誉为“神州第一塘”,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安丰塘古名芍陂,为春秋时期“楚相孙叔敖所造”,至今已有2500多年历史。孙叔敖辅佐楚庄王成为春秋五霸之一,与他重视兴修水利、发展农业生产的富民强国政策是分不开的。安丰塘,史记原面积为“周百二十里”,后经历史沧桑,诸多变化,但千百年来它在“纳川吐流”,农田灌溉,水路运输,发展农业,屯田济军,治理淮河等等方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安丰塘原是一座美丽的城廓,但由于一条行云布雨的孽龙作祟,致使当地久旱不雨,人民日不聊生怨声载道,这股怨气冲上云霄被玉皇大帝觉察后,玉皇为平息民愤,便将孽龙罚下凡间思过。孽龙摔落尘埃后,躺在郊外不能动弹。城内的百姓们见了,一轰而上,把这条孽龙一块块肢解瓜分后,拎回家里给煮吃了。 

 

        这还了得!孽龙不管犯了什么错,它总该还是天上的尤物呀!当千里眼、顺风耳发现城外孽龙只剩一架龙骨后,立即把这一情况报告了玉帝。玉帝大怒,派太白金星扮成乞丐到安丰城内探访。这个乞丐在城内挨门乞讨闻嗅龙肉。在众多的百姓中,只有一户姓李的人家的碗里没有腥味,乞丐问其缘故,这户一个叫李直的老人说:“龙是天上的神,俺们凡人怎能吃得?”听了李直的话,太白金星心中有数了。他对李直说:“当你看到城内大殿门前石狮子眼睛红了的时候,就得赶紧搬到城外去住,否则……”话刚说完,乞丐就不见了。李直意识到气丐不是凡人,于是便依计而行,每天去看石狮子的眼睛,等到七七四十九天,石狮子的眼睛果真红了,李直一家便连夜搬家。由于走得匆忙,一只正在孵蛋的老母鸡也忘记带走;走出城北门,慌乱中又把铁锅掉在地上摔烂了。天刚亮,忽然一阵电闪雷鸣,紧接着暴雨倾盆,安丰城眨眼间陷落于一片滔滔洪水之中,待到雨过天睛,人们发现,安丰城已变成了安丰塘。在塘中,只有李直家那只忘记带走的老母鸡蹲着的地方没有陷沉,这就是今天塘内的“老母鸡滩”;而李直家铁锅摔碎的地方,便被后人称为“锅打店”,久而传讹,便又被叫成了“戈家店”。直到今天,老人们说,逢上雾气弥漫的天气,安丰塘水面上还会若隐若现出安丰城池呢!这便是歇后语“安丰塘起雾——现成(城)的”来由了。

 


 
 

 

    “淮南煤炭俏四方,八公豆腐甲天下!”淮南的黑色资源煤炭自不必说,白色的豆腐却是驰名中外。

 

  据史料记载,汉淮南王刘安好道,为求长生不老之药便与方术之士在八公山中著书炼丹,偶将石膏点入丹母液豆浆之中,形成了鲜嫩绵滑的豆腐。之后,豆腐技法流入民间,传播海外,逐步成为世界性大众食品。淮南也因豆腐扬名。

 

 

(峡山口风光)

 

      我去过淮南著名景区峡山口。峡山口两旁小山幽旷,淮水环回。滔滔淮水东流,遇八公山阻挡,在此折回倒流,将硖石劈为两半,夺路而下,形成淮河第一峡--峡山口。古称硖石口,是大禹治水时开凿的山峡。又是古代据险屯兵之地“淮上津要”,是淝水之战古战场之一。硖石是淮河游览胜境。登临硖石,寻访禹王旧迹,观看淮水碧波,置身淮上仙境,目睹“硖石晴岚”,风帆沙鸥,岸柳轻拂。硖石口分东硖石和西硖石。东峡石紧依三峰山,魏然屹立。西硖石以前为禹王山下一个悬崖,现已辟成小岛,中流砥柱,岛影如鼋,更为壮观。淮水沿八公山西南麓,浩浩而来,在此陡然向东折去,浩荡入海。站立淮水之滨,仰观石壁,却似斧削。在东南崖壁上,宋咸淳年间寿阳夏松题《筑城记》尚可辨认。硖石山岛上,立一凉亭,是清代复建的“慰农亭”,俗称“禹王亭”,亭西一株古皂角树,是硖石景点的象征。

 

 七

                                  
       蚌埠,我可是不可再熟了,这些年我因营生多次去过那里的四区三县。蚌埠拥有璀璨的古代文明:坐落在淮河北岸的小蚌埠双墩村的“双墩遗址”是一处早期的新石器时代的文明的标志,是淮河文化的突出代表。大禹治水圣地涂山,位于今天怀远县AAAA级风景区,涂山也是当年广汇诸侯之地,大禹曾在此娶涂山氏女为妻,并留下“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千古佳话。与涂山隔河相望的荆山,就是和氏璧发现之地,荆山还有被苏东坡赞誉的“天下第七泉” 白乳泉及望淮楼、启王宫等名景。每年六月,荆涂二山满山石榴花开,红艳似火,让人心醉。在固镇,楚汉争霸的垓下古战场,现留下霸王城、韩信点将台、虞姬墓坟遗址。霸王别姬的故事就出自这里。六十多年前的“淮海战役”(国民党称“徐蚌会战”)也发生在这里及其以北的广大地区。著名的双堆集,就曾多次留下我的足迹。

 

      众人皆知长江三峡的美名,其实,在淮河上也有令人流连忘返的三峡——凤台县峡山峡,怀远县荆山峡、五河县浮山峡。淮河风光无限美!

 


 

                                                   

      淮安市(清江浦)是已故总理周恩来的家乡.历史上诞生过淮阴侯韩信、巾帼英雄梁红玉、民族英雄关天培等杰出人物..... 。文化名人也颇多,如汉赋大家枚乘、《西游记》作者吴承恩、著名诗人、“苏门四学士”之一的张耒,主修《奉元历》的著名盲人天文历算家卫朴,开明清写意画先河的著名画家龚开,《画鉴》作者、著名书画鉴赏家和理论家汤卮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盱眙第一山的宋元题刻,其中不乏苏轼、黄庭坚、米芾、蔡襄、赵孟畹等大家的珍品。

 

      淮安境内河湖交错,水网纵横,京杭运河、淮沭新河、苏北灌概总渠、淮河入江水道、淮河入海水道、古河、六塘河、盐河、淮河干流等9条河流在境内纵贯横穿,全国五大淡水湖之一的洪泽湖大部分位于市境内,还有白马湖、高邮湖、宝应湖等中小型湖泊镶其间。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清江浦这个名字了,但在火车时代来临之前,这个地方可是中国最为重要的交通枢纽。清江浦坐落在南北交通主干线——京杭运河与淮河的交汇处。淮河以南是水乡,运河水深岸阔,而淮河以北的运河则水浅河窄,一般只行漕船。旅客商贩们,北上的要坐船到清江换马车起旱,南下也要到清江改走水路,因此明清时的清江是“南船北马”、“北辕南楫”的交会之所,是全国最大的水陆码头,有“九省通衢”之称。同时这里也是漕运中心,明清时的漕运总督均驻于此,是漕运的总站,南方各省的漕船都要在此投文盘验,这里又有“七省咽喉”之称。

 

      据史书记载:淮河自古就是一条益河,少有泛滥决堤之灾,史称:“淮流顺轨,畅出云梯,南北之川,纲纪井然。”1194年,黄河决口改道,是因为宋末战乱频繁,淮河乏人管理,黄河决溢多次入泗淮。自明中叶以来,“每淮水滥时,西风激浪,白波如山,淮扬数百里中,公私惶惶,莫敢安枕者,数百年矣。”破釜塘、白水塘、富陵湖、万家湖、等陂塘和小湖,连接成洪泽湖。淮河长期不再有入海口,改在三江营入长江。从1194年(宋)黄河决口改道至1855年(清),横跨了宋、元、明、清四朝,史称“黄河夺淮”。

 

      自从1950年底,毛泽东的:“一定要把淮河修好”发出,淮河稍加收敛,但灾患仍时有发生,不过一年会比一年好,沿淮百姓信心十足!

 

      回头想想,千里淮河其实已被我走过大半,自源头桐柏,至江苏泗洪,都曾经留下过我的足迹,沿途也结交了不少朋友。如果我有机会走马淮河,定会有不少便利,结新朋、会老友。我期待着!

 

       我计划用30天左右时间考察淮河。走淮河后,我计划出一本书,用日记体写作,书名就取《淮河行》或《走马淮河》。
       一定的!

 

上一篇:回故乡沭阳寻祖记

下一篇:没有了

司庆友 13608926283 司小阳 13895124699 地址: 天津自贸试验区(中心商务区)迎宾大道1988号浙商大厦1~1801 邮箱: zhongsidunmu@sina.com 邮编:300450

Copyright © 2018-2019 中司敦睦文化传播(天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 津ICP备18002767号  技术支持:北京龙域网络

官方微信

    中司敦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