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司网

热门关键词:  司培元  济南  司培   5 0 4   3 4
城市: 北京天津河北山西辽宁吉林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海南重庆 更多

司氏村街1|司晓升:探寻远去的"狼牙"

来源:原创 作者:司晓升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3-11
摘要:甘沟村不大,倒也还有许多吸引人眼球的独特之处。比如说村名,甘沟?干沟?咋一听,叫人马上联想起深山老林里一条无水的小沟道。其实非也!甘沟有水却无沟。这里曾经是汉唐京畿之地,天子脚下,八百里秦川,那来的山沟呀!
探寻远去的"狼牙"
 
文/司晓升
 
       甘沟村不大,倒也还有许多吸引人眼球的独特之处。比如说村名,甘沟?干沟?咋一听,叫人马上联想起深山老林里一条无水的小沟道。其实非也!甘沟有水却无沟。这里曾经是汉唐京畿之地,天子脚下,八百里秦川,那来的山沟呀!
​      还有,甘沟是十三村老王会的娘家(戏语),是这一带种植花卉苗木的示范村。还有,还有……,不多说了,有诗为证:
 
村名沟无水,赤河涌甘泉。
南屏秦岭翠,北濒黑河蓝。
沃野园林茂,阡陌水花田。
遇真留古韵,魁星楼高悬。
右旗左鼓对,四水投堂前。
龙头昂首望,埻台顶起岚。
双塚雄并列,碑楼横道边。
郿坞烟柳醉,黑河漁起澜。
羽园鸟蛙噪,饮牛河水甜。
明井泽梓里,城池固若盘​。
洪武狼牙拓,拒樊保平安。
章泰靖水患,际虞省世言。
秦川义士勇,中条抗日顽。
黄埔育豪骨,援朝见猛男。
先驱引园林,产业富家园。
书画集大雅,仕途出俊贤。
场边习文化,井台村风宽。
民朴天心顺,​官清气不凡。
 
       六十年代以前的甘沟人,都知道甘沟过去还有个老名子叫"狼牙"村。虽说这个有伤大雅的名子不好听,但绝不会是空穴来风,无缘无故这样叫的,必然有一定的道理和根据的。
     提起这个话题,咱先得从甘沟的地形地貌说起……
     赤峪河出秦岭一直向北,在甘沟村东北方向冲开郿坞岭,汇入黑河。而黑河则是出山后向北,然后慢慢向东流去,在甘沟村东北方向接纳了赤峪河这个小兄弟,再向东北方向一直汇入渭河。
      明洪武年间从华阴迁入的司姓先民,就选择了这一块像山东半岛一样的高地定居下来。水是生命之源,水是人类之根。这里人居高处,东边西北面是两条河,能不佩服甘沟先祖的明智之选吗?
      郿坞岭(渭河老南岸)由甘沟村西北方向斜着向终南镇西南、豆村亭子坡延深,中间时有时无,高低起伏。老蚰蜒河从豆村亭子坡下稻田中穿过,朝着东北方向,经终南、东关、毓兴、千家湾,一直流到甘沟村西北方向西坡下的稻田里。这一段甘沟人叫饮牛河。出西门下了坡,路西饮牛河水从西坡下稻田中流出。河里鱼虾(还有乌龟和黄蟮)成群结队游曳在水草之间,青娃在那硕大的"慈菇″叶面上跳来跳去,发出寻找伙伴时那醉人的叫声。早年全村只有两口井,每到夏季,村民就会把牛拉到饮牛河边喝水。时间长了,人们把饮牛河叫转音了,叫成了膩腻河。
       清王禹堂先生著作《周至风土草》一书中,有县令章泰,带领村民治理水患,修建甘沟渠的记载。
      这一块象一粿牙齿一样的高地,是雨水河水冲刷而成的,村南四水投堂、右旗左鼓同样是雨水冲刷形成的。因为过去村南四条路都是胡同路。土地千百年不变,雨水集中到路上,再流到赤峪河,这也是胡同路形成的原因。
       鸟瞰甘沟居住区这块高地东北角,真的象一粿​牙齿。高地四五米高的沟沟坎坎,也是野生动物狼、獾、野兔、孤狸等筑巢的好地方。四、五十年代,狼伤小孩,獾纳包谷是常有的亊。似乎当年就有那么一个先民,发现这些情况后,脱口而出:你看这一块象狼牙。一句谶语,居然成了使用几百年的村名。细想也够形象的了,一块象牙一样布满狼窩的高土崖,叫狼牙村太确切了。
       后来,有一年天大旱,河水断流,水井干枯,有村民急中生智,在村东干枯的赤峪河河床沙石中挖出了地下河,而且水质清洌无杂、甘甜爽口。从那时候起,才有了甘沟堡这个村名。
     村东赤峪河,流到甘沟已到下游,赤峪河马上要汇入黑河,却在这儿碰上了郿坞岭,好在黑河河床低,赤峪河硬是冲开郿坞岭,投入黑河的怀抱。这一段象个小峡谷,小沟道,所以甘沟人把赤峪河叫沟河。这条河是甘沟人的母亲河,沟河养育了包括甘沟人在内的两岸儿女。而且村中大部分地下水也属赤峪河水系。
       共产主义运动的践行者,第二次世界大战西方战场统帅之一,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缔造者,伟人列宁曾经说过,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判。是啊!历史是一面镜子,它可以照亮现在和未来,历史是一条皮鞭,它可以随时鞭策我们,不要重蹈覆辙。不要叫一块石头跘倒两回。历史是一架登天的梯子,它可以让我们在原始的基础上步步高升,万丈高楼也得平地起呀!
      讲个笑话,甘沟村始建于明朝洪武年间(公元1374年),距今646年,而美国建国是公元1776年(此前北美是欧州列强瓜分的殖民地),也就是说甘沟建村比美国建国还要早402年。所以说美国是一个没有历史的国家。
       习总书记在一次讲话中说:一个民族,不能没有灵魂。而甘沟的历史、文化、故事、恰恰就是甘沟的灵魂。文以载道,这些都要我们这些后来者去探索、去追寻,把那些逝去的灵魂再找回来。
       塚圪瘩那么宏伟、壮观的古陵墓,竟然不知道那是谁的,实在让人痛心。
       "狼牙"这个早年的村名,蕴藏着先辈的智慧、包含着前人创业时的艰辛、承载着迁徒和发现中的喜怒哀乐。
       斗转星移,时过境迁,沧海桑田,生生不息。"狼牙″这个古老的村名,也随着滚滚东逝的黑河水,尘封在历史的云烟之中去了,只给甘沟现在的人们留下了无限暇思和梦幻般的传说。
                                                                                                                                                                 2020.3.2.定稿

【作者简介】
 
司晓升,陕西省西安市周至县终南镇甘沟村人,生于一九五二年八月。
早年曾干过农村木工、瓦工、生产队记工员、保管员、出纳、代理教师。
七十年代创建三里桥苗木花卉,九十年代改制为“陕西务本堂园林景观有限公司”,曾任公司董事长;把园林绿化事业做为自己的人生事业。
工作之余,喜爱文学、书法、绘画。
曾经担任过甘沟村小学名誉校长、甘沟村苗木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周至县花卉协会副理事长、周至县作家协会理事、周至县美术家协会名誉副主席等。
 

上一篇:往流淮水 | 周殿传:边城

下一篇:没有了

司庆友 13608926283 司小阳 13895124699 地址: 天津自贸试验区(中心商务区)迎宾大道1988号浙商大厦1~1801 邮箱: zhongsidunmu@sina.com 邮编:300450

Copyright © 2018-2019 中司敦睦文化传播(天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 津ICP备18002767号  技术支持:北京龙域网络

官方微信

    中司敦睦